Back | Home | Up | Next

好人啊,你不该这样软弱(上)

(三)有这样的人!

    在沈阳,不断听人提起沈阳站站长王卿智,交口赞扬他大刀阔斧整顿组织取得的成绩。

    这位铁路工人家庭出身的同志,兄妹五人中竟有三人被打成右派,一人被打成反革命。他本人“改正”后不久,被任命为沈阳站站长。

    沈阳站是重要铁路枢纽,全国第一大站,每天客运量达十三万人,超过北京站。王卿智去当站长的时候,车站很乱。

     他把四十多名支部书记找到一起座谈。客运支部的书记竟在会上破口大骂起来:“他妈的!这么多年全错了?啊?右派给改正,地富给摘帽……《人民日报》是什么玩意儿,我连看也不看!……”

    王卿智针锋相对地问那个人:“那年镇压天安门事件的时候,《人民日报》你看不看?那时候你没骂过大街吧?过去的政策错了,怎么就不许改呢?非得照‘四人帮’的既定方针办你才拥护吗?”

    问得那人哑口无言。

    王卿智是在武汉开完会途经北京时来看我的。他一进门,第一个话题就是组织问题。他心情迫切,自信心足,也很乐观。像我见过的很多“改正右派”一样,二十几年非常生活似乎没留下任何痕迹。他说,途经石家庄时,他还特意下车去向河北省委的一位书记游说过,宣传他本人的经验。现在他又向我复述一遍:

  “我是一个人到沈阳站来的,这里共有两干八百名职工。我认为,对于‘四人帮’时期干过坏事的人,问题不大的可以不给行政处份,但这不等于还要让他们占据领导岗位。可以用他的业务,不能干党的工作。我着重用过去受过压、挨过整,又有真正本事的人。姚寅旺是一九五九年以前的老客运主任,后来被搞掉了。我要请他回来,那边不给。不给,我就宁可把这个职位空着,宁缺毋滥,他不回来,我什么人也不安排。蒋朝中,“四清”前的运转主任,后来叫刷了。我请他回来继续当主任。姚寅旺还不是个党员。我在党员大会上郑重宣布:‘大家伙儿要记住,我有言在先,哪个人若是不服从非党领导人的指挥,给他出难题,可要给党纪处份。’两个人干劲都很足。他们一上来,就把沈阳站的阵势稳住了。去年春节以后,客运红旗月月都叫我们给包下来了。”

  “有人总是担心,怕一改变领导成份,下边就要乱起来,不敢下决心。的确,台上的人,在下边都有一夥人,咋咋呼呼怪吓人的。可是你要知道,在咱们的现行体制下,一百个无权的人不如一个掌权的人力量大。一个人,当你没用他的时候,怎么看他都好像压不住阵脚,可是只要你把他往领导岗位上一摆,他又有点魄力,有点能力,情况就不同了。我把一批人拿下来,一批人提上去,不出一个月,阵势就变了。好人敢说话了。一般人是跟着有权的人走的,何况真理又在咱们手里!搞好了,工作可以直线上升;差一点的,可能开始会有所下降,然后再上升。”

  “我的体验,三个月,局面可以打开。沈阳站帮派势力这么强大,我们生产没有下降,直线上升。选举的时候,海提,我得了八百票,是票数最多的。姚寅旺当选为人民代表。这说明没有那么大的乱子!关键是上一级领导得有决心,新上来的人要有魄力,有能力。”

  “我们的人常说:党中央的指示,我们坚决办,三中全会以来,党中央确定的路线是正确的。这是我们这些人共同的心情。选拔干部,头一条不就是政治标准吗?应该把最忠诚于党中央现在这条路线的人提到领导岗位上来。对于二十几年来受过左倾路线之害的人,应该大胆使用。他们才是决心为党中央正确路线作出最大牺牲的人!”

 

1 | 2 | 3 | 4 | 5 | 6 | 7 | 8 | 9 | 10 | 11 | 12 | 13

无效采访的报告 | 人血不是胭脂 | 我的日记 | 第二种忠诚 | 关东奇人传 | 告诉你一个秘密 | 路漫漫其修远兮 | 好人啊 | 人和影子 | 人妖之间 | 本报内部消息 | 在桥梁工地上

Back | Home | Up | Next

 

 Last update 01/17/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