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 | Up | Next

 

《多維時報》專訪劉賓雁:社會主義豈能一扔了之

多維記者 高伐林

200512520:11:25(京港台時間)

   

    世紀之交,中國思想界有了自由主義與新左派的分野。有人將當年的著名右派劉賓雁也列為新左派的一員。這種劃分相當牽強。劉賓雁對大半個世紀以來的人類探索有自己的獨特觀察和思考。他激動地對多維記者說:人類的社會主義試驗是失敗了,社會主義制度確實有根本性的缺陷,但是人類在二十世紀付出了這麼大的犧牲,難道最後輕描淡寫地說一聲我們選錯了道路,再退回原處另尋蹊徑?  

 

  多維記者從與劉賓雁的多次交談和在他的多篇文章中,記下了他若干想法。  

 

1949年一切怪罪國民黨,今天一切怪罪共產黨?  

 

  劉賓雁說:1949年,我們曾切斷歷史,以為一切黑暗和罪惡都是國民黨造成;今天有可能又一次切斷歷史,認為1949年後半個世紀,除屍體和靈魂的廢墟外,再無其他;而一切罪惡全由共產黨造成,因而只要推翻共產黨,便是一片光明了。  

 

  劉賓雁說:連一些史學界權威都聲稱1949年那場巨變,無非就是中國這架飛機被共產黨劫持了,而一劫竟然就劫了五十餘年!比喻倒是很生動,可惜無法解釋後來的歷史。怎麼能把歷史看得那麼簡單呢,好像中國沒有1949年就好了,沒有1936年(張學良西安事變救了中共)就好了,沒有1921年就好了,甚至要退到1919年(五四運動),退到1911年(辛亥革命)跟著胡適走,別聽魯迅的,中國就好了。但是當時中國人為什麼沒有跟著胡適走呢?那時並不像後來共產黨天下唯毛獨尊啊。跟馬克思主義出來爭取民眾的,有各種各樣的思潮,就在日本佔領時期,還滿街可以買到《胡適文存》呢。中國為什麼會選擇共產黨的道路?──何況還不僅中國一個國家呢,全世界多少國家都這樣?  

 

(照片省略)

中國著名報告文學作家、前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、中國獨立筆會主席劉賓雁雖然年近八十,但在與年輕學者的交談中視野開闊,思維敏捷。(多維記者高伐林攝)

 

  劉賓雁說:胡適說多談些問題,少談些主義,借用學者秦暉所說的話,我們在反對黨內老左派頭子胡喬木、鄧力群的假主義上花了太多精力,卻疏忽了中國畢竟面臨很多真問題。就算共產黨會搞宣傳,可為什麼老百姓願意聽共產黨的呢,還是因為中國真有產生共產黨的土壤。走社會主義道路,並不能說是共產黨那麼一煽惑就走的啊,而是有它歷史的必然性。社會主義的最初衝動發源於消除社會的不公、人民的苦難,而現在社會仍然不公,人民依然受難,怎麼能就將社會主義所經歷所創造的一切──不論是經驗還是教訓,往歷史的檔案櫃裏一塞了事?我不信,社會主義就沒有值得後人吸取的價值!那中間有他的前輩人同輩人和後輩人無數的血,汗,和淚。  

 

半個世紀前一個未解之謎

 

  劉賓雁多次談到和寫到整整半世紀前的1955年。他甚至認為,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來這五十多年歷史中最重要的一年,因為那一年發生兩件大事,注定了後來使幾億人民慘遭不幸的那些歷史悲劇必定要發生。  

 

  哪兩件事?  

 

  第一件,是19555月,毛澤東親自動手揪出所謂胡風反革命集團。胡風是魯迅最信任的弟子,文學理論家兼詩人。毛澤東為什麼要對胡風狠下毒手,在短短一個月裏把他從文藝思想反黨連升兩級而為政治上反革命?  

 

  第二件,緊接著打擊胡風反革命集團,毛澤東又發動了一次肅清反革命運動,規模很大,而絕大部分都打錯了。  

 

  劉賓雁認為,這兩次運動無中生有,後患無窮,還違反了一年前剛剛通過的共和國憲法,憲法從此名存實亡,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也就變成無法無天的歷史了。  

 

  1955年中國風平浪靜,國泰民安,毛澤東為什麼非要搞一次反胡風運動不可?至今還是謎。但有一條是肯定的,毛澤東要樹立自己的絕對權威,不允許任何人挑戰。中國歷史的大逆轉,應該說不是從兩年之後的反右,而是從這一年鎮壓胡風反革命集團開始的。從這一年之後,運用國家機器來管制人們思想、不容任何人挑戰,輿論一律,也就一直延續到了現在。  

 

社會主義道路是不是注定失敗?  

 

  劉賓雁說:對社會主義的簡單化絕對化,美國的冷戰思維也不能辭其咎。四十年代後期,美國麥卡錫主義盛行,談共產黨而色變,一切都放在遏制共產黨這個使命下來衡量,就看不到中共與蘇共其實並不是鐵板一塊,看不到中國(以及亞非拉很多國家)鬧革命其實都有自己國家內部的深刻社會根源,麥卡錫主義無形之中就將整個人類歷史拽住了,不能往前走。本來中、蘇這兩個共產黨大國沒有互相信任過,蘇聯對毛澤東疑懼重重。1949年我經過蘇聯,一個普通老百姓問我:毛會不會變鐵托?我心裏一驚:老百姓不會自發地這麼問,一定是上面教的。抗戰勝利後蘇聯對中共並不支持,不給武器,八路軍到了東北,蘇軍有時甚至把他們繳械,蘇聯大使館一直跟國民黨掛鉤當時美國要是沒有冷戰思維,與中共不撕破關係,中國後來的局面就會很不一樣。任何形式的國共兩黨並存,都會使毛澤東無法為所欲為,從而避免後半世紀的民族悲劇。不幸的是冷戰爆發,美國政策劇變,全面支蔣,將中國推向了蘇聯一邊。美國在冷戰思維支配下,任何國家發生革命,都一口咬定是蘇聯搞的,包括中國──這太可笑了!美國怎麼對付呢?就設法不讓發生革命,就支持那些明明是專制、反動、腐朽的力量。

 

  劉賓雁說:社會主義道路是不是注定通向失敗?實然並不等於必然啊。社會主義錯失了很多次自身改革的機會──例如,中國六十年代發出九評文章,批判蘇聯修正主義,當年蘇共是要搞改革嘛,但是中共這麼強烈批判,帶來的後果是什麼?使蘇聯的負擔加重,不僅要增加軍費防備中國,在改革政策上也受到中共很多牽制;最可惜的是1968年布拉格之春的失敗。捷克斯洛伐克是當時社會主義陣營中經濟最發達的國家,捷共中央第一書記、共和國主席倡導改革,全黨全國也都同意,蘇聯一出兵,就全完了。那次在中蘇對立的背景下,中國是反對蘇聯出兵的;但是在更早的1956年匈牙利事件中──那也是一次社會主義的改革實踐,中國強烈堅持蘇聯出兵。如果當時不出兵,就讓他們進行社會主義的改革實驗,我相信能夠搞出一點名堂來。

(由于时间紧迫编辑中难免出错,敬请读者指正,并请email to liubinyan2005@yahoo.com. 谢谢。)

     
   

社會主義豈能一扔了之 | 自投右派羅網 | 八十歲仍在尋找共產黨

Home | Up | Next

   

 last update 01/07/11